返回
排行榜
首页
阅读记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古代的多媒体性教育
    当青春的脚步姗姗地走来时,当玉米生穗、竹笋破土时,在古代的中国,长辈会给男孩戴个帽子说:你大人了,去扯蛋吧!这就是传说中的“行冠礼”。谐音:性管理。你戴上了帽子,你的X生活就自己管理了。《周礼》规定“行冠礼”仪式要在二十岁进行。中国的男孩有点像高压锅焖出的米饭,早熟,所以一般十二岁就扣上了。《仪礼·士冠礼》规定:“诸侯十二而冠也。若天子,亦与诸侯。”皇室很有趣,皇子身边女人无数,明明身经百战个个神射手,却要装模作样开展性启蒙活动。这相当于给后羿弹棉花弓子,又无聊又郁闷。教育得早,手段也是多媒体。

    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什么书里女人最多?《男人装》虽不少,比不上汉唐性启蒙教材《洞玄子》和《修真语录》。遗憾的是这本书女人虽多,但全都表情严肃像女教导主任,满篇学术讨论就是没有实战描写。《修真语录》据说有性描写,但存世的只有洁本,关键部分全空成口,无数口口口口口口像是手机游戏推箱子,更过分某页纸上一个字没有,全是口,可以直接给小学生当方格本。这种启蒙不如不启蒙,刚举麦,切歌了,刚夹菜,转桌了,刚亲嘴,新闻联播了。

    所谓无图无真相,说出了青少年的心声。文字再香艳也比不上图形的感染力,这方面,中国做得不错。古中国曾出现过很多不流通“花钱”。最有趣是“密戏铜钱”。这东西一般画着八个人,两人一组分布在方孔四边。四组人马演绎出波澜壮阔汹涌澎湃的动作大片,但人物造型不敢恭维,那时铸造技术不行,又是拿模子浇灌,图案粗糙得要命。脑袋就一个球形再加俩圆耳朵,活像花园宝宝大战米老鼠,严肃的性教育成了动画人物研讨会。

    与时俱进,精益求精,性教育与性启蒙要发展,春gong图就此诞生了。

    明代沈德符的《敝帚斋余谈》里这样说:“春画之起,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子屋,召诸父姐妹饮,令仰视画。”最初的春gong图不是A片,而是很严肃的夫妻指南。明朝的春gong水平更进一步,因为超级大画家唐伯虎先生热衷创造,淫秽写真天下第一,最出名是二十四幅的《风流绝畅图》,万历三十四年(1606)被刻工黄一明做成BT种子撒向世界。画得怎么样?目击者薛蟠先生说:“昨儿我看人家一张春gong,画得着实好。”“怎么好?”“黄!够黄!庚黄!”

    世界是静止的,又是运动的。性行为也遵守这个伟大的物理定律。只看静止定格的图片,武林秘籍一样一张张修炼,教条主义不要紧,若不幸遗失一张,容易走火人魔。

    造和做都是动词,这说明爱是需要动起来的。

    生理实验有小白鼠,明朝宫廷性教育也用动物:“祖宗为圣子神孙,长育深宫……是以养猫养鸽……无非欲借此感触生机,广溉嗣耳。”用公猫母猫聊天给皇上看,没猫就用鸽子——粤菜宴席因此变得情趣盎然。但这些给皇上助兴的演员除了春天能登台,其余时间都罢工。而且要命的是,皇上是真龙天子,《五杂俎》有句话吓人:“龙性淫,无所不交。”龙见什么上什么,一不留神把动物演员潜规则了怎么办?

    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,欢喜佛是密宗供奉本尊神,也叫欢喜天,造型有两种:独角戏和二人转。俩人的一般藏在密室里,因为造型实在少儿不宜——“内庭有欢喜佛,云自外国进者,又有云故元所遗者,两佛各璎珞严妆,互相抱持,两根凑合,有根可动……”这东西只要上了发条就开始A片演出,不过毕竟是“机器二人转”,人看得很没劲,估计只有铁臂阿童木会热血澎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东西还有别的用法——“帝王大婚时,必先导人此殿。礼拜毕,令抚摩隐处,默会交接之法。”皇上大婚前由太监领进小黑屋,上发条让皇上摸,然后感悟……对这举措我很担心,夹了手不要紧,万一误导皇帝爱上夹子……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件教育成果如何?英雄出少年这句话因此诞生:

    北魏景穆皇帝拓跋晃生于428年,十二岁就生了文成帝拓跋溶;拓跋瀋继承传统十四岁生下献文帝拓跋弘;拓跋弘十三岁生孝文帝拓跋宏;拓跋宏稍晚一点,十五岁生下拓跋恂……当然,他们早婚早育跟姓也有关系,脱吧?脱扒?脱拔……

    皇室生下一堆人口,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。好了,这结尾就当是一篇香艳的小说,您来试着填写一篇《王子bo起论》,笔名就叫——王勃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