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排行榜
首页
阅读记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附录 去南宁看@(第1/6页)
    两个以讨厌和逃避东北人为己任的东北佬,在南方的阳光下相聚是个什么情形?就像两个失散多年的兄弟,他们快快钻进酒屋,在酒劲儿中相互指责对方的杳无音信。私信张发财说我要去采访他时,他回我:“酒量怎么样?”

    酒是发财的粮食和母语。这个在历史和内心里走南闯北又惧怕眼前世界的兄弟,我给你带酒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你看到的是史上最奇怪的访谈——就在那儿喝,就在那儿聊。

    好吧好吧,我承认这是篇听得到声、闻得到酒味儿的文字。

    对了,张发财当然不是他的本名,可真名,还是留着他老婆用吧。他们两口子互为土壤的感觉,让我那么那么欢喜。

    可以不看这篇文字,但该去他的主页——***://***。zhangfacai。com看看,那里有他的文字、设计和态度。

    ——封新城

    下午的阳光下,张海儿在给张发财拍照,老封和张太喝茶聊天。这个地道的广西女子可以把东北话说得比老公还地道。

    张太为什么说陈绍华是他偶像?那时候他刚来南宁,想去画油画,结果发现油画太便宜了,都是行画。当时是1998年,一幅这么大的油画,自己出颜料,才三十块钱,他说我至少要画三到五天,才三十块钱我怎么活啊?而且他又不可能去画行画。然后就进了广告公司,可不知道怎么做设计,对实用美学基本上没什么基础。后来我们就订了《包装与设计》还是《艺术与设计》吧,反正就那个杂志,看陈绍华的作品,就是设计的名片,我们看了说,哇,原来还可以这么做啊。他后来做名片就是从陈绍华开始的,确定了他做设计的方向:就是做什么东西都要有新颖的角度、全新的角度去诠释它,才能让人家记得住。他一直按这个点做到现在,就靠那个点撑到现在。

    封新城我明白,陈绍华就是开他瓶塞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张太对,所以他在推特上看到陈绍华在发消息,他就在推上发回去:这就是那个陈绍华吗?当时北风在线上和他说:我向你保证,他就是那个陈绍华。过了两个小时,陈绍华回复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陈绍华,他说太好了,我能不能去见见你啊?陈绍华说那你来吧,你来我请你喝酒。他说真的假的啊?北风说我也去。当时是星期二吧,我们星期四就到了深圳,找陈绍华去了。

    封新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

    张太就是去年,因为去年才上推特嘛。当时他就说,我一定要拜你为师。其实他当时心里也很不安的,因为师也不是随便拜的,他自己也觉得好像差距很大,人家是大师嘛,我是一无名小卒。陈绍华其实也不是一个喜欢收学生的人,他就笑笑,不置可否;好多人在起哄,说就算是徒弟了,然后这事就这么过去了。回来他还是觉得心里不安,好像还缺点什么,就跟朋友喝酒的时候说,还缺个磕头,磕头了就圆满了,这才是拜师,要不然就是开个玩笑。凌晨2点钟回到家,他说他要去拜师,我说那就订机票吧。结果第二天去深圳的飞机没有了,我们订了去广州的机票,到了广州再坐大巴去。到了深圳,陈绍华不知道我们过去干什么,正好当时还有其他一批朋友在那边,也算是见证一下。吃完饭,把茶倒了,直接给陈绍华端茶,在地上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封新城不是吧!

    张太真的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